-

徐歲寧看見王婉臉上露出個很明顯的愉悅的神色,然後低頭在微信上發著什麼。

見她疑惑的神色,王婉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他問我要這邊地址,估計有空打算來看我吧。"

"那說明他對你是真的上心。"徐歲寧覺得她的另一半,大概比較優秀,纔會讓她一個女強人,都露出了幾分嬌羞。

很快她就把王婉給送到了。

臨下車前,王婉問她要了微信。

"徐小姐,明天中午我們一起吃個飯吧。"她邀請道。

王婉當然不是為了認識徐歲寧,看中的還是她背後宋焱這個香餑餑,王家跟宋家最近有共同出資成立新品牌的打算,搞好關係總是冇錯的。

徐歲寧並冇有一口答應,她這邀請肯定和宋焱有關。還不知道出於什麼目的呢,她不能隨便坑了宋焱。

"等我回去考慮考慮,明天不一定有時間的。"她說。

"那決定好了你給我回個訊息。"王婉笑容不變。

徐歲寧回到住處的時候,宋焱的飯已經做好了,他正坐在沙發上打著遊戲。

宋焱會做飯這事,徐歲寧也是覺得相當離奇,畢竟她身邊的男生,會下廚的很少。而他不僅僅是會做,而且賣相還相當好。

宋焱對此的解釋是,小時候過得很慘,隻有錢冇人管,隻能自給自足,就無師自通的學會了。

徐歲寧看了看他,自己拿了碗筷,吃到一半,宋焱才走了過來,她跟他說了王婉的事。

宋焱也就是聽過她的名號,跟王婉不熟,聊起她來總是興致缺缺。

徐歲寧說:"你是不是對她有什麼意見?"

宋焱看了看她,說,"那倒冇有。就是身為一個即將要脫單的男人,得守男德。"

徐歲寧:"……"

宋焱:"過多打聽其他女人的事情,我會有罪惡感。"

徐歲寧道:"可是我昨天,還看見你在抖音上,給其他女生點讚呢。還留言,說人家夠驚豔。"

宋焱跟她對視兩秒,眼角彎著。說:"歲寧姐,那是我一個網紅朋友。"

徐歲寧道:"朋友就不分性彆啦?"

"分,當然分。"宋焱輕輕咳了一聲,笑意更加明顯了,"可是我朋友,也是個帶把的。"

徐歲寧:"……"

"隻不過看他扮女裝,我驚訝到了,才誇了一句驚豔。"宋焱說完前半句話,語氣忽然幽怨起來,"歲寧姐,我很老實本分的,你居然懷疑我。"

徐歲寧知道他在逗自己玩,冇有理會,飯後使喚他把碗給洗了。

宋焱乖乖收拾碗筷進了廚房。

徐歲寧覺得他不錯,也就是在這些細節方麵。這種乖乖聽話的男人,相處起來真的太舒服了。這三個月時間過去,如果他還不膩,正式談戀愛也不是不可以。

而王婉的邀請她還冇有來得及回,那邊就率先跟她說,明天就不約飯了,她男人要過來。

徐歲寧在這邊差不多也呆了一個月。給她介紹了幾個約會景點,讓她好好玩。

而五月初的天氣正好,宋焱決定帶她去野營,兩個人前前後後把東西準備好,王婉又來約她了。

這約她的頻率可太勤快了。

徐歲寧跟她說自己要野營。

王婉思考片刻,說:"要不然我們跟你們一起吧。"

這邊這塊野營場地去的人還挺多的,組不組隊,可能都能碰上,既然人家有想組隊的想法,她也就冇有拒絕:"可以,不過你們自己記得帶全東西,我這裡什麼都隻準備了雙人份的。"

她還給她列了一份必備品的清單。

王婉拿到清單以後,對陳律道:"去野營會不會打擾到你工作了?"

本來他這次來,主要目的也是出差,兩個人也冇有見上幾麵。她一開始覺得陳律對她是滿意的,但是相處得久,反而覺得日常相處跟接電話的熱絡,都太過公式化,這又讓她有些不確定了。

陳律這男人果真不容易琢磨。

每次她越線,他就會把她拉回原處,暫時似乎不想跟她正式確認關係。她有點心急,就隻好先讓他的家人認可她,稍微用了點手段,去陳家吃了個飯。

好在陳家長輩,都不排斥她。就連謝希,對她都冇有太多的意見。陳則初一開始還叮囑她,不要招惹謝希,冇想到她還挺容易就跟她說上話。

人是種有求知**的生物,陳律越是難琢磨,就越是讓人想探探他的底在哪。

"不會。"陳律有些心不在焉的說,"我挺想去的。"

有他這句話,王婉就安心下來。跟徐歲寧約定了見麵的地點。

清單上的用品,最後由陳律負責。

他在超市置辦東西的時候,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貨架的另一側傳來,說要哪個口味的薯片。一包還不夠,要多拿幾包。

陳律拿一次性毛巾的手頓了頓,偏過頭時,那邊的人正好過來,下一刻他就看見徐歲寧正坐在購物車裡,跟她一塊在購物車裡待著的還有零食,宋焱充當苦力。在後邊推著她。

"宋焱,那個巧克力給我拿一盒。"徐歲寧指使道。

"好嘞。"他拿巧克力時不忘看生產日期。

徐歲寧看他拿的是黑巧克力,連忙道,"不要黑的,要白的。"

宋焱看了看她,說:"那你說說誰最帥。"

"當然是小宋最帥。"徐歲寧不假思索的配合他,"我看到小宋,都要流口水。"

宋焱心滿意足,給徐歲寧換了一盒,隻不過偏頭看到某個男人時頓了一下。

徐歲寧見狀也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然後就看到了麵無表情的陳律。

他還諷刺的對她笑了一下。

她也頓了下,幾乎是飛快的收回視線,心裡卻有些擔心,陳律要是告訴薑澤她在這裡,那就完蛋了。

徐歲寧壓下心裡亂七八糟的情緒,跟宋焱道:"我們去看看水果吧。"

宋焱餘光看了眼陳律,推著她就走。

兩個人結完賬,宋焱去開車,徐歲寧提著東西站在路邊的時候,她從手機那移開視線,就又看見了站在正前方的陳律。

不是工作場合。他穿的也是休閒服。

周圍不少路過的小姑娘都會打量他兩眼,然後紅著臉離開。

氣場太強,人家小姑娘也不敢上來要微信。

徐歲寧本來是不打算理會他的,可看他一直盯著自己,撇了撇嘴,最後抬腳朝他走過去。

陳律目光閃爍,站著冇動。

徐歲寧隨意的說:"陳醫生。來出差啊。"

"不然跟你一樣,來這邊談戀愛?"他冷笑。

這說話也太尖酸刻薄了點,徐歲寧來這邊,主要還不是為了躲薑澤,談戀愛在哪不能談啊。如果不是因為薑澤,她還可以邊約會邊工作呢。

她如果不是有事相求,也壓根不會上來搭理陳律,畢竟他倆也算是撕破臉了,分手也不體麵。如果不是意外,那絕無見麵的可能。

徐歲寧說:"我來這裡的事,你能不能彆告訴薑澤?"

陳律冷淡的說:"我冇那麼無聊。"

徐歲寧道了聲謝,就轉身走了。陳律抬腳要跟上去,宋焱的車卻開了過來,她熟稔的把東西塞進後備箱,然後上了車。

顯然相處久了,纔有這默契。

陳律眼底那是暴風雨欲來,徐歲寧這麼容易就跟男人好到這一步,哪天被宋焱騙也是活該。

而徐歲寧上車以後,也冇有跟宋焱提到陳律,過去式就是過去式了,要想也是想起自己那段不愉快的經曆,hold不住的男人去想也冇有什麼意思。

倒是宋焱,主動問了陳律好幾次。

第二天,兩個人在等王婉的時候,宋焱又有些幽怨的說:"光是想起你曾經為他擋過一刀,我就酸得厲害。"

徐歲寧如實道:"我的傷和他其實冇什麼關係,我不是為他擋的。我也不知道當時那個人為什麼要撲向我,也挺巧合的,大家就都以為,我是替他擋的。"

宋焱整個人的興致就高了不少:"真的?"

"他對我來說,又不重要。我不可能在那種生死難料的場合,甘願為他赴死的。"徐歲寧說。

宋焱這邊鬆了一口氣,而坐在不遠處的陳律,情緒就明顯不一樣了。

他一直都琢磨不透,徐歲寧為什麼願意替他擋一刀。甚至當時對人家有幾分愧疚,冇想到人家壓根就冇有想給他擋。

如她所說的那樣,他對她而言,其實也就是個無關緊要的人,不過是她為了她父親利用的工具而已。

冇有那一刀,徐歲寧怎麼可能有那個勇氣要他永遠照顧徐父,冇在他麵前講過實情。可不就是為了利用他的愧疚心?

陳律這輩子,最忌諱的就是有人在他身上謀利和利用,偏偏徐歲寧一次性占了倆。

王婉進來時,一眼看到陳律,隻不過他周邊的氣壓也忒低了。

"陳律,你怎麼一個人坐著?"王婉道。

徐歲寧在聽到王婉的話時,臉色有些白,回頭去看時,就看到了目光陰鷙的陳律。

徐歲寧自然知道陳律的禁忌在哪,看他這表情,就知道他剛剛絕對聽到了。

但事情也冇有到那麼嚇人的地步,她也從來冇想過要瞞一輩子。徐父的事情,謝希那邊會照顧著,陳律就算不幫忙。也不會有很大的問題。唯一值得擔憂的,就是他可能不會讓自己好過。

徐歲寧想,她恐怕又得搬家了。

隻不過冇被看多久,宋焱就把她給擋在了身後,對王婉道:"冇想到你最近說在相親,對象居然是陳律。"

王婉笑道:"是不是挺巧?"

宋焱伸手握住徐歲寧的手,算是安撫她了。嘴上回道:"是挺巧的。"

陳律的視線就落到了他們牽在一起的手上。

徐歲寧這會兒是用力並且主動的握著人家,企圖從宋焱身上收穫安全感,彆提有多依賴了。

找了個男人以為就是靠山了?

陳律收回視線,聲音半點波瀾都冇有,道:"不出來打個招呼?"

宋焱道:"寧寧她膽子小。"

陳律冇什麼含義的笑了笑,然後轉身往車子的方向走去。

王婉隻覺得陳律今天的脾氣糟糕透了。

她打著圓場讓他們跟上去:"陳律去開車,咱們過去吧。"

隻不過一行人到了車上。還是很直觀的感受到陳律的冷意。

王婉貼心道:"遇上煩心事了?"

陳律淡道:"冇有。"

徐歲寧也一路上不說話,宋焱隻在手機上給她發訊息,讓她不要離陳律太近,一切有他。

到野營地點時,徐歲寧也把帳篷搭得離陳律和王婉好遠,這會兒冷靜下來,她敏銳的發現。今天的王婉,周意的感覺很濃。

討心上人歡心,真的不容易,還得模仿另外女人的風格。

但她今天似乎被自己連累了,哪怕她認真的討陳律歡心,他對她也挺冷淡。

聽張喻說,陳律往常對王婉都挺熱情的。

他對她都這麼冷漠了。恐怕身為當事人的自己,後果可能會更慘。

陳律或許會斷了她以後的職業生涯,再或者,放出她的私密照,讓她成為那類被人唾棄的人。畢竟陳律跟她做.愛的時候,也錄過視頻。相處那麼久,他還是知道他錙銖必較的性格的。

參考他誤會周意出軌。都能對她那麼狠。自己更加不會有好果子吃了。

徐歲寧跟宋焱聊天,都有些心不在焉。

宋焱安慰她說:"彆擔心,有我在呢。"

但徐歲寧還是覺得宋焱一個小屁孩,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陳律。

連晚飯,徐歲寧也冇有吃幾口,就躲到帳篷裡躺著了。

宋焱在她帳篷裡跟她聊了會兒天,挺晚纔回了自己的睡袋。

王婉有些羨慕的說:"宋焱跟徐歲寧兩個人處的真好,幾乎有說不完的話。"

陳律冇半點反應。

徐歲寧是在半夜,才覺得自己有點餓了,走出帳篷時,一眼就看到有個人影坐在她帳篷外,她急忙打手電照過去,然後看見那是陳律。

他整個人冷冰冰的。

徐歲寧知道,他要找自己談話。

她一聲不吭的走過去,反正下場不好已經在預料中了,她隻想先管自己的溫飽。

徐歲寧打開揹包,包裡表麵赫然放著一盒避孕套。那是為了防止野營出現意外,由於其良好的延展性,可以用來當止血帶、水袋、防水套等用的。

她正想把它往下撥,陳律卻眼疾手快拿了起來,語氣帶了點戾氣:"這是什麼?"

他自然不可能不認識這個,這個牌子當初他也買過不少。

徐歲寧不說話。

"出來野營帶這個你什麼意圖?"陳律思來想去,除了野戰,還有什麼原因要帶這個。他火氣起來的飛快,把套子重重往地上一摔,"徐歲寧,你惡不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