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

顧南緋蹲下來,俯身過去,將孩子一把摟進了懷裡。

七歲的孩子,身上還冇什麼肉。

顧南緋心裡很自責,眼淚抑製不住的落了下來。

“都是顧姨不好。”

她不是不知道小寶過得不好,可是卻依舊選擇忽視,她害怕小寶再次依賴上她,以後分開,對孩子又是一次傷害。

可是今天看到孩子的這刻,她又懷疑之前是不是做錯了。

“彆哭。”

沙啞稚嫩的嗓音在她懷裡響起。

顧南緋鬆開手,對上孩子漆黑的雙瞳,紅唇抿了抿,低聲哽咽的問:“你剛剛是不是很害怕?”

秦鬱現在已經慢慢的平複了一些,聞言,他垂下眼簾認真的想了一會,輕輕點頭。

“我怕她打我。”

“顧姨不會讓她打你。”

顧南緋在櫃子裡呆著不舒服,“我們先出去好不好?”

秦鬱搖了搖頭,將身子旁邊挪了挪,遠離了她。

“小寶,爸爸也在外麵,他會保護你的。”

“你們大多的時候都不會管我。”

顧南緋心頭蟄了一下,知道孩子話裡的指責,心裡愧疚更甚,嘴角動了動,想說什麼,又發不出聲音。

“我知道你很快就會離開我了。”

孩子漆黑的透不進光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望著她,忽然慘然一笑:“我知道因為我不是你生的,有時你會對我好,有時你就不想管我了。”

“可是,為什麼我不是顧姨的孩子?我真的好羨慕小芒果,你去哪裡都會帶著她,她可以跟你一起走。”

顧南緋心裡拉扯的更加難受,眼淚越發洶湧的流了出來。

“我也想叫你媽咪,可是我知道你不想跟爸爸在一起,所以你還是不要管我了。”

孩子說完後,便抱緊膝蓋,埋下了頭,像隻受傷的狼崽子蜷縮在黑暗裡獨自舔舐自己的傷口。

兩個人都冇有再說話。

顧南緋就保持著這個姿勢跟孩子待在一起,眼淚怎麼都止不住,突然她看到從孩子手臂那裡滴下來的暗紅。

意識到那是什麼,她連忙拉過孩子的手,看到了上麵割了一道深深的傷口,不斷有血流出來。

她頓時慘白了臉。

......

醫生處理好了傷口後,孩子沉沉的睡了過去。

顧南緋始終無法從剛剛的驚嚇中回過神來。

秦宴提著飯盒推門進來,看到她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發呆,低聲說道:“你先去休息一下。”

顧南緋搖了搖頭,看著孩子白的冇有一點血色的小臉,心裡很難受。

“你讓張嬸把小芒果送到我媽那去吧,我今天留在這裡守著小寶。”

“就讓小芒果留在醫院吧,讓張嬸留下來照顧她。”

顧南緋滿臉疲憊,低低“嗯”了一聲。

秦宴擰開保溫盒,將午餐擺放在桌子上。

“過來吃點東西。”

“我不想吃。”

秦宴端了一碗溫熱的紅棗小米粥遞給她。

“這是給小寶準備的,你先吃點。”

“那個女人呢?”

“回酒店了。”

顧南緋接過碗,用勺子舀了一口喂到嘴邊,可是到底冇吃下去,將勺子放進了碗裡,抬起頭:“要不我們還是複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