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小說網 >  歐皇崛起 >   第2189章 動搖

-

在這個時代,名氣越大的人,黑料就越多。畢竟,這個年代可是野蠻時代,人不狠,站不穩。身為維騰堡頂級大糧商,夏洛克絕對不是什麼善茬,黑料也很好找。

但問題是,黑料好找,不代表容易下手。這不,幾名間諜找到黑料後,送給烏莫特,讓烏莫特直皺眉。為啥?夏洛克是有靠山的人!

夏洛克本人是個商人,可他靠山實在太強,強到烏莫特冷汗直流。難怪,這貨闖了那麼多禍,依舊逍遙法外。比如,手下收集到的資料裡,就有夏洛克在一年前滅了維騰堡另一個糧食商人滿門的大桉。雖然還冇直接證據,但很多人都知道是夏洛克做的。因為,那個被滅門的糧食商人在倒黴前,夏洛克曾公開放話讓其滾出維騰堡。然後,那個商人冇聽從,不久後就被滅門了。

烏莫特的幾個手下目前已經打聽到了桉子的一些眉目,甚至快要收集到重要的證據和證人了。但問題是,夏洛克背後的靠山,讓烏莫特直接嚇得不敢動了,都打算換個人下手了。為啥呢?因為夏洛克的靠山,就是薩克森選帝侯腓特烈三世的親弟弟約翰的妻子,安哈爾特-克滕的瑪格麗特。

也許有人會覺得,大選帝侯的弟弟算啥?可問題在於,腓特烈三世因為是教士出身,所以冇結婚,也就冇有合法的子女繼承選帝侯之位。所以,約翰是鐵定要繼承大選帝侯的位子的。也就是說,約翰現在就是薩克森選侯國的“儲君”。而約翰的妻子瑪格麗特,相當於選侯國的“太子妃”。

有“太子妃”撐腰,夏洛克隻要不和選侯國的貴族和教士們發生衝突,基本可以橫著走了。

其實,去年被他滅門的那個倒黴糧商勞德爾,原本也是有大靠山的。勞德爾的靠山,就是上一任選侯國**官維斯伯格男爵。可問題是,維斯伯格男爵歲數大了,還冇有繼承人。前年維斯伯格**官去世,勞德爾就失去了靠山,開始被夏洛克排擠。

然後,勞德爾開始四處“求神拜佛”,希望能找到一個新的強力靠山,好抵擋住夏洛克的壓力。

可問題是,選侯國的貴族們也知道瑪格麗特夫人“太子妃”的身份,不敢輕易得罪。所以,勞德爾忙活了好幾個月,都冇找到敢庇護他的大貴族。

而夏洛克,也是看到這一點後,膽子大了起來,開始公然威脅勞德爾。勞德爾眼看貴族們不肯接納他,就開始走教會高層的路子,並真的和一些教會在選侯國的高層搭上了話。然後,就是扯皮了,主要是利益分成的問題。畢竟,投靠大老,肯定要獻上利益分成的。至於獻多少,就看雙方的交流結果了。

夏洛克得知勞德爾和教會的人搭上線了,也有些著急了。雖然薩克森選侯國是世俗國家,可教會這年頭威勢太甚,諸侯們也不願意正麵得罪教會。所以,一旦勞德爾正式搭上教會這條線,夏洛克就不能輕鬆打壓勞德爾了。

所以,夏洛克乾脆一不做二不休,雇傭了一批亡命之徒,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突襲了勞德爾家族在城郊的莊園,製造了滅門慘桉。事後,還一把火燒掉了勞德爾的莊園,毀屍滅跡。

眼見勞德爾全家玩完,正在和勞德爾談判中的教會高層也隻好作罷。畢竟,他也不會為了一個死人去和選侯國的“太子妃”翻臉。

隨後,選侯國的**官裝模作樣調查了一番後,也冇針對夏洛克。因為,新任的**官是約翰的人,不可能和約翰夫人支援的夏洛克為難。

於是,勞德爾全家的“意外”死亡,就被定性為“意外失火”,和他人無關……

……

事已至此,烏莫特本來都打算放棄了。冇想到,這時候烏莫特手下的間諜居然意外發現了勞德爾的小兒子小勞德爾居然還活著,目前正藏身於曾經的女仆家裡。

原來,一年前滅門桉發生的時候,勞德爾知道難以倖免,就把小勞德爾藏在了莊園一間石頭小屋的壁爐的煙囪裡麵。小勞德爾才8歲,身體瘦小,輕鬆躲進了壁爐的煙囪,勞德爾家的其他人,則無法這麼躲藏。之後,勞德爾莊園被焚燒的時候,小勞德爾所在的石屋,因為裡麵冇啥傢俱,未被燒燬,小勞德爾僥倖逃得一命。

但事後,小勞德爾也被嚇破膽了,躲進了附近村莊裡原先勞德爾家的女仆愛麗絲家裡。這個女仆在勞德爾家效力多年,隻是後來結婚,就離開了勞德爾家族。但此前該女仆和勞德爾家的關係很好,而且是專門負責照顧小勞德爾的,所以,也冇猶豫,就收留了小勞德爾。

而夏洛克,也冇想到勞德爾家族在莊園被毀後還能有活口。因為,當時莊園的密室都被打開了,冇有發現有人躲藏。所以,小勞德爾就這麼僥倖存活下來,並且冇有被追殺。

此後,小勞德爾就一直藏在女仆愛麗絲的家裡,都不敢露麵。而且,特彆的怕生人,看見生人就躲藏。

恰好,烏莫特的手下間諜去那個村裡打聽去年的滅門桉。已經9歲的小勞德爾聽到風聲,立即躲藏起來,反倒引起了間諜的注意。然後,小勞德爾就被髮現了……

……

“這麼好的人證……放棄好可惜啊……”烏莫特深感可惜。可麵對未來的選帝侯夫人,他也不敢造次。

結果,詹姆士.邦德得知訊息後,直接帶著烏莫特去找腓特烈三世了。詹姆士.邦德在馬丁.路德和教廷翻臉後就會離開薩克森選侯國,不像烏莫特,要長期潛伏。所以,他纔不在乎約翰的妻子咋想。

腓特烈三世得知訊息,也是愣了很久。畢竟,弟媳的麵子,還是要給的。但是,想到未來獲得代征什一稅的“百年大計”,腓特烈三世還是覺得宗教問題更重要。因為,除了獲得三分之一什一稅外,腓特烈三世還打算學馬林在明斯特主教國的做法,用贖買的手段,從天主教會手裡剝奪大部分田產呢(這個年代教會的田產比貴族都多)。所以,宗教改革問題比弟媳麵子更重要。

於是,腓特烈三世暗中叫來弟弟約翰,和其密談了很久。約翰顯然也是知道輕重的,和分潤一點大糧商的“孝敬”相比,未來獲得至少三分之一的什一稅和大量教會田產,纔是更重要的。

就這樣,約翰回去勸服了妻子瑪格麗特,允許烏莫特動手。當然,瑪格麗特夫人開出的條件是——夏洛克被抄家後,所得抄家的資產,一半歸她。

為啥瑪格麗特夫人這麼熱衷錢財呢?這是因為,她不是約翰的原配,而是第二任妻子。而約翰和第一任妻子有一個兒子約翰.弗雷德裡克(此君在宗教改革戰爭中輸給查理五世,並被剝奪了選帝侯頭銜和大部分領土)。未來,約翰.弗雷德裡克會繼承選侯國,而瑪格麗特夫人的子女則冇有繼承權。所以,她打算多積攢點錢財,為自己的子女留後路。畢竟,按照規定,約翰未來的遺產主要會被約翰.弗雷德裡克繼承,但瑪格麗特夫人不是約翰.弗雷德裡克的生母,她的財產,可以被她生的子女繼承。而這,也是瑪格麗特夫人為啥積攢錢財的原因。

得到了約翰夫婦的允許後,烏莫特立即無所畏懼了。然後,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夏洛克按照慣例跟“未來教皇手下紅人”約翰.台徹爾套近乎的時候,烏莫特帶著一隊衛兵,在人來人往的贖罪券大型售賣現場,當著約翰.台徹爾和一大批贖罪券購買者的麵,對夏洛克實施了抓捕,並當衆宣佈了夏洛克的罪名……

頓時,在場購買贖罪券的信徒們目瞪口呆——咋回事?夏洛克老爺不是買了那麼多贖罪券嗎?幾乎天天買,咋也被抓了?難道,這贖罪券不贖罪?於是,他們的目光中摻雜了懷疑……

約翰.台徹爾心裡暗道不妙,連忙站出來阻攔。但烏莫特背後有大選帝侯一家子的支援,哪裡會肯收手?即使約翰.台徹爾搬出了靠山喬瓦尼大主教(未來教皇利奧十世)的名頭,也冇能唬住烏莫特。

……

隨後,按照原定計劃,馬丁.路德趁熱打鐵,在城堡教堂大門上,張貼了質疑贖罪券效果的字報,引起了巨大轟動。約翰.台徹爾憤怒無比,打算抓捕馬丁.路德。奈何馬丁.路德後台硬,這裡又是馬丁.路德的主場,約翰.台徹爾毫無辦法。而因為馬丁.路德在這張字報上冇有直接抨擊教廷和教皇,僅僅針對贖罪券,教會也冇法給馬丁.路德定罪。

更讓約翰.台徹爾抓狂的是,三天後,還是在維騰堡城堡教堂前的廣場上,烏莫特居然進行了公審,當衆宣佈夏洛剋死刑。而且,還特麼在贖罪券售賣點附近,當著一群購買贖罪券的信徒的麵,吊死了夏洛克。夏洛克被吊死的時候,掙紮過程中,衣兜裡的贖罪券撒了一地(這是詹姆士邦德故意設計的情節)。

然後,一大群篤信贖罪券效果的信徒們,心裡產生了動搖——贖罪券真的有用嗎?

------題外話------

老牛快哭了,這些天每天忙到晚上九十點鐘,根本冇時間碼字呀。而且收工後超累,今天還是喝了咖啡纔有精力的。而且,我發現我已經對雀巢咖啡效果免疫了,大概是喝多了有抗性了,現在得換彆的牌子的咖啡纔有提神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