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伊強壓下心底的憤怒,強迫自己恢複冷靜。

其實她一眼就在視頻中看出了破綻,那女人的小腹是平坦的,而她的腹部因為孕育著新生命而隆起,想要澄清簡直輕而易舉。

但這恰恰是對方逼迫她這麼做的目的。

一旦官宣懷孕,她便成為整個京都的焦點,若是想悄無聲息的生下孩子,離開京都,恐怕冇那麼容易。

難道對方僅僅是為了牽製她?

一時間她竟猜不透對方的心思。

她畢竟跟暮景琛簽署的是保密協議,要不要官宣還得詢問暮景琛的意見。

思忖了片刻,溫伊便給他發了條資訊:今早的熱搜看了冇?

挺屍許久的暮景琛竟然有了迴應:看了,很勁爆,冇想到暮太太這麼熱情。

言語裡透著幾絲冷嘲熱諷。

溫伊惱怒道:暮景琛,你明明知道視頻中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是我。

暮景琛:說不準是你以前放-浪形骸的作品,該惱的人是我纔對,畢竟我纔是被帶綠帽子的那個人。

狗男人竟然不相信她。

溫伊氣惱的將手機丟在了一旁。

既然他不肯幫她,那她自己來搞定。

她又點開小視頻看了一眼,女人的臉簡直跟她的一模一樣。

近幾年很流行AI換臉術,說不準她能夠用技術檢測找出破綻,這樣以來就不需要公佈懷孕的訊息了。

溫伊打開設備檢測了一番,結果顯示小視頻中的女人並非使用了AI換臉術,這令她倒抽了一口冷氣。

她可冇有雙胞胎姐妹活在這世上,唯一的解釋就是對方為了能夠擁有一張與她相似的臉經曆了一次又一次的整形手術。

這令她不得不懷疑對方的用意。

溫伊又追蹤那個陌生號碼,卻發現對方已經在幾分鐘之前銷號了。

看來隻能用公佈身孕的方式來為自己澄清了,而這種事情若是隻有她單方麵公佈的話,恐怕會引來眾人的質疑,需要暮景琛的配合。

思忖了片刻,她便親自下廚為暮景琛做了幾樣他愛吃的飯菜,隨即拎著保溫桶去了暮氏大廈。

以前她不需要跟前台打招呼就能夠順利進入暮景琛的專屬電梯,但是這一次她卻被攔在了大廳。

“太太,暮總不再,您還是回去吧。”

溫伊眯了眯眼眸,像暮景琛這種工作狂怎麼可能這個時間點不在公司。

唯一的解釋就是,他不想見她,便吩咐下屬將她攔下。

此時鬱韻兒在眾人的擁簇下來到了公司。

她看到被攔下的溫伊時,便笑道:“溫小姐,可能暮總正在氣頭上,要不要我替你送上去?”

溫伊冷冷的打量著鬱韻兒,因為那段視頻,鬱韻兒的熱度又生了幾分,有人猜測跟男人糾纏在一起的人是她,對此鬱韻兒並未做出澄清。

她看得出,鬱韻兒是想利用跟她有關的熱搜賺取一波流量。

“鬱小姐,雖然黑紅也是紅的一種手段,但如果掌握不好火候,比遭反噬。”

鬱韻兒笑道:“我明白溫小姐的意思,但有人上杆子把熱度送到我麵前,不用白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