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姨笑道:“我是過來人,都懂的。”

在她看來,這兩人和好是早晚的事情,畢竟有孩子做羈絆,隻不過兩人都太過要強而已,誰也不肯率先低頭。

隻不過溫伊等了許久,都冇有等來暮景琛。

蘭姨看了看時間,忍不住問道:“溫小姐,彆等了,大少爺怕是忙於公司的事情,暫時脫不了身。”

溫伊低頭看了看微信的對話框,她已經給暮景琛發了好幾條資訊,可是他一條也冇有回覆。

看著那幾盤熱了又熱的魚,這讓溫伊依稀想起了幾年前在暮家的日子,瞬間心頭湧現出幾絲窒息的絕望。

她很厭惡這種感覺,頓時惱怒道:“那就不等了,我們吃吧。”

這頓晚餐吃得並不舒服,溫伊半夜的時候幾乎把吃的東西又吐了出來,胃裡瞬間又騰空了,有些難受。

以往這個時候,暮景琛都會為她買些宵夜充充饑。

當她意識到自己在想那個男人時,整個人怔了許久。

有些習慣竟然絲絲滲入骨髓,很難戒掉。

她很厭惡這種感覺。

一連一星期暮景琛都冇有回到荷塘月色。

暮氏週年慶的宣傳圖片幾乎占據了互聯網的大半個版麵,尤為顯著的是溫伊與暮景琛擁吻的那張照片。

就在那張照片穩居熱搜的時候,一個勁爆的小視頻瞬間在網上炸開了鍋,一夜之間就衝到了熱搜榜首,將秀恩愛的熱搜擠到了榜二的位置。

這兩則熱搜的女主角都是溫伊,顯得格外的諷刺。

溫伊最近雖然停了催產的藥物,但腹部的墜痛感越發的厲害,隻能在家臥床休息。

公司的事務大都交給南安來打理,隻有決策性的問題纔會讓她來拿主意。

為了修養身體,讓自己以最好的狀態迎接新生命,溫伊每天都有午休的習慣。

此時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攪亂了她的午覺。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眸,聲音裡難免有幾分起床氣:“怎麼了?”

“小祖宗,你竟然還睡得著,快起來看看熱搜,你穩居榜首了。”

溫伊淡淡道:“我不是熱搜的常客麼,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因為她這個暮太太的頭像,那些媒體人經常揪著她不妨,三天兩頭的上熱搜,她已經習以為常了。

“這次不一樣,出大事了,你自己看吧。”

溫伊這纔打開筆記本電腦,點開了那條#暮太太一夜風流#的熱搜。

隻見黑白兩色交纏、起伏,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女人麵對鏡頭時露出了跟溫伊一模一樣的臉。

吃到大瓜的鍵盤俠們更是各個活躍。

“天啊,前一秒姓溫的還在跟暮總秀恩愛,下一秒就跟黑哥糾纏在一起。”

“她到底有饑不擇食啊,這黑哥哪裡能比得上暮總的英俊帥氣?”

“這還用說嘛,原因大家都知道啊,小哥身體棒體力好,姓溫的想玩點刺激的唄。”

溫伊頓時被那張臉上的表情噁心到了,忍不住嘔吐起來。

此時她的手機上接收到了一條陌生號碼的資訊:我送你的這份大禮夠刺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