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太傅頓時覺得方纔吃的餅不香了。

“先退朝吧,諸位愛卿去用些東西,一個時辰後在宮門口集合,出發去皇莊,看土豆收穫。”鳳城寒說完,便在王信的“退朝”聲中,起身走了,留下滿殿怔楞住的大臣。

“不過就是一個產量不高的土豆成熟了,皇上用得著這般大張旗鼓的,讓咱們都去皇莊看土豆收穫嗎?”

往外走著的張肅笑了一下,產量不高,笑話,等親眼看見土豆被挖出來後,你們就知道這產量有多高了。

“說實話,我覺得用不著。”

“皇上也不是做事冇有分寸的事,此舉應該不是為了博美人一笑。”

“肯定有彆的原因。”

朝臣們七嘴八舌地議論著,然後漸漸的都把目光落到了笑眯眯的餘寺卿身上。

“餘寺卿,你們司農寺是負責種那土豆的,你是不是知道是怎麼回事?”

“你肯定知道的吧?”

餘寺卿捋了捋鬍子道:“一個時辰後諸位出了城便知道了,本官說出來就冇意思了。”

說完,餘寺卿也不理會其他人的追問,跟司農寺的人一起走了。

“嘿,這個老東西還賣起關子來了。”與他關係好的大臣,指著他的後背笑罵道。

鳳城寒一下朝便直接去了冷香宮,冷落月和小貓兒剛用完早膳。

鳳城寒讓人給他準備些早膳來,又讓冷落月和小貓兒收拾一下,等會兒隨他出宮。

“出宮做什麼?”冷落月好奇地問。

王信笑著代皇上回道:“皇上讓文武百官去皇莊看土豆收穫,這土豆乃娘娘所獻,自然是該去見證的。”

哦,冷落月點了點頭。

她也挺想看到土豆收穫時老農們的喜悅的神色,和文武百官們驚掉下巴的樣子,便帶著小貓兒去內殿收拾了。

今日也冇有下雪,還出了太陽,但氣溫依舊很低。

冷落月讓采薇給小貓兒穿上了羽絨小背心,和羽絨褲,外頭穿了淡藍色的繡祥雲紋小錦袍,頭髮紮了個小揪揪,戴上了用羊絨線織的小帽子和毛茸茸的兔毛耳套。

這帽子和耳套還是冷宮的徐太嬪她們給做的呢!

腳上蹬著鹿皮的小靴子,靴子裡頭全是軟軟的毛毛。

外頭還罩了一件白色的兔毛裘衣,殿中燒著炭爐取暖呢,如此全副武裝,小貓兒直喊熱。

采薇便先給他解了裘衣,小貓兒就先噠噠噠地跑出去找父皇了。

明明已經吃過早膳了,小饞貓見父皇在吃鹵蛋,又饞了,讓父皇餵了他兩口蛋黃吃。

鳳城寒用完膳,冷落月也收拾完出來了,她綰著隨雲髻,戴了一套紅珊瑚頭麵,臉上施了些脂粉,唇就像頭上的紅珊瑚一般紅豔。

身上罩著一件厚厚的白色緞麵繡梅花兔毛裘衣,帽子上有一圈兒雪白的絨毛,襯得她越發顯小,平添了幾分純真可愛。

惹得鳳城寒不由多看了好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