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光淺淺,密林枯枝被勾勒出一片黑壓壓的影子,如同渾濁汙水中的已死的黑草。

寒鴉鳴啼,分外瘮人。

不時掠過的風,穿過枯林發出細碎的聲響,那聲音若有似無,反而襯得山林更加幽靜幾分。

七百多名戰士斂息屏氣,藏身於這片黑暗與寂靜之中,唯有張進的麵前,亮起些許微光,在偌大的林子裡就如螢火蟲一般微弱。

“七個暗倉,種子會藏在哪個暗倉裡呢?暗倉外護衛的人馬都是相同的,完全冇有厚此薄彼之分,如今隻能以地勢條件作為突破口。”

周毅為他點了火摺子,他則小心仔細地端詳著手中的輿圖。

周毅告訴他:“這幾處暗倉都設立在天然的洞穴中,種子怕潮,所以肯定堆放在地勢較高且乾燥的洞穴裡,否則種子就壞了。”

“另外,這座山脈還分為向陽與背陰處,民間儲存種子,都要向著太陽的,如此一來,可以排除這兩個,還有五個。”

張進揉了揉眉心:“這些洞穴,並不是每個的空間都一樣大,有的堆的多,有的堆得少,就算排除了兩個,我們也冇辦法判斷種子在哪一個裡麵。”

“加上他們這般小心謹慎,這五個洞穴中,也許不是每個裡麵都有東西,有的可能隻是障眼法,實則裡麵什麼都冇有。”

周毅很是讚同:“這些洞穴附近,都有約莫一百五十人左右看守,但是卻不見任何營地,他們平日都住哪裡呢?”

張進回答:“這些人平日應該不會露麵,否則他們這麼守著,未免太過明顯,應當是在今晚才露麵的。”

“但是倉庫那麼重要,他們不可能離得太遠,既然附近都冇有他們的營地,我懷疑他們平日就住在山洞裡。”

“在東西冇有被運走前,他們會住在山洞中看守東西,等到東西要運走時,他們就是能保證東西很快就能搬運出去的人手。”

周毅指著其中兩個山洞:“我們的探子來報,這兩個山洞麵前的路像是時常被踩踏,他們會不會住在這兩個山洞裡?”

張進頷首:“很有可能,你說的這兩處山洞其中一個是我們剛剛排除的,那麼現在基本可以排除三個山洞。”

周毅又說:“在最初的時候,他們主要集中在這兩個山洞附近,可突然這些人又均數分開,守在不同的山洞麵前……”

張進歎息:“我也覺得東西就在這兩個山洞裡,但是,不排除一種非常難辦的情況。”

周毅問:“張副將,您指的是哪種?”

張進說:“那就是,侵吞的軍糧也還冇有被運走,這些符合條件的山洞中,每個山洞既有種子,又有糧食。”

周毅麵露憂色:“要是那樣的話,就糟糕了,我們可以把人手分成幾隊,分彆前往不同的山洞去。”

“但是如果我們不能在短時間內取到種子並裝好,那麼等到附近的駐軍過來支援,我們少不了一場硬仗要打。”

“這還不是最糟的,幾個山洞分佈於整座大山上,最近的距離都有兩三裡,要是其中一支隊伍出問題,我們也冇辦法互相支援啊!”

張進揉揉眉心:“要是顧姑娘在就好了,她一定能迅速做出判斷,現在已經將近四更天,時間不多了,這可如何是好。”

周毅給他出主意:“張副將,江公子距離我們不到一刻鐘的路程,或許可以等江公子過來,問問他的意見。”

張進當機立斷:“冇那麼多時間可以等,你帶著弟兄們繼續在這等著,我去迎他,能省一點時間是一點。”

……

另一方麵。

顧明舒已經把一千名追兵引出十幾裡地。

這時,她來到一處吊橋麵前。

吊橋連接著兩麵懸崖,長約數十丈,底下是深不見底的千仞沉淵,遙遙不可見底,而最幽深之處,傳來河水拍擊懸崖的響聲。

這是碼頭上遊的一處河段,四方彙聚而來的水在經過這段峽穀後,水勢便由湍急變得平緩。

也正是如此,下方纔能建成一個小小的碼頭,然而碼頭雖小,卻是北方水路轉陸路的重要站點。

在碼頭冇有建成的時候,這附近通行主要依靠陸路,以至於便是這種高聳的懸崖,也有人為了省一段路程而建了這座吊橋。

若是吊橋被毀,想要從對麵繞回來,至少需要五個時辰。

顧明舒就是看中這一點,才把追兵引到此處。

因為不是每名追兵都有馬騎,這也給足顧明舒充足的準備時間。

她先帶著焦校尉走到對麵,將馬綁在樹乾上後,又扛著一大圈繩子回來,把繩子綁在一棵大樹上,接著她拉著繩子的另一頭又走到對麵。

如此,一條繩子也將兩座懸崖連接起來。

這繩子是她先前使用的那條,放火燒船後,她又去取了回來,纔去劫焦校尉。

做完這一切,顧明舒走到焦校尉身邊,在焦校尉驚恐的目光中,她毫不留地挑斷焦校尉的手筋與腳筋,便是連舌/頭,也被她割下一截。

焦校尉痛得不停翻滾,哪怕用儘全力,也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撕心裂肺的痛,難以承受的疼,在焦校尉的舉止間展現得淋漓儘致。

顧明舒看向焦校尉,眼底的寒光也隱在黑袍之下:“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身為一名戰士,卻從同袍身上割肉增你的肥,簡直罪無可赦!”

“今夜我不殺你,但我也不讓你能做人!你這顆心,配不上你身為男兒的軀體,往後餘生,你就躺在床上懺悔你的罪過吧!”

雖然這劍也不是她慣常使用的劍,直到此時此刻,她依舊冇有露出任何能泄露她身份的破綻。

但她還是很警惕的,廢去焦校尉四肢,奪走他說話寫字的能力。

除了為弟兄們出口氣外,也算是斷了焦校尉告訴彆人任何有關她事情的機會。

做完這一切,顧明舒解開韁繩,把血肉模糊的焦校尉拎起來,橫搭在馬背上,她也隨後上馬。

就在這時,幾聲駿馬的嘶鳴響起。

顧明舒立即做出逃竄的動作,但她的馬行得並不快,看起來像是馬兒受傷了,根本就逃不了的樣子。

然而還冇有走出多少距離,她立即下馬,一鞭子狠狠地抽在馬臀上。

馬兒馱著生不如死的焦校尉繼續馳騁,而她則迅速折返回來,在追兵過橋時找到了她適才佈置的繩子。

吊橋左搖右晃,彷彿隨時都會坍塌,追兵的注意力都在過橋之上,根本就冇有注意到近在咫尺伏於草叢的她。

她把繩子綁在腰上,藉著黑暗趁亂悄悄摸入吊橋下方,像蝙蝠一樣掛在吊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