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小說網 >  雲傾陸承 >   第3290章

-一望無際的冰天雪地中,少年揹著還冇有他腿高的小糰子,一步步逆著風雪前行。

小東西燒的稀裡糊塗的,因為高燒而沙啞的嗓音,不停地說著胡話,一會兒“哥哥”,一會兒“媽媽”,嬌氣到令人心疼。

怕“他”真的睡過去,少年跟“他”說起了話,“你叫什麼名字?”

小傢夥大概是燒糊塗了,過了一會兒,纔想起來自己的名字,“我叫雲......聽瀾。”

她湊到他耳邊,在風雪中大聲喊,“你記住,將來一定要去找一個叫雲聽瀾的人。”

“等你找到了,我就允許你當我的騎士!”

“然後你要帶著你的情書與禮物,來跟我表白!”

青澀的聲音,帶著孩童特有的稚嫩與堅定,穿透風雪清晰地傳入少年耳中。

少年漫不經心地想著,之前還是保鏢,現在變成了騎士,這是給他升級了的意思?

雲聽瀾......

是個男孩子的名字。

這小東西大概是太小了,壓根不懂讓另一個男孩子,來跟自己表白,有什麼問題。

大概是許久冇得到迴應,背上的小傢夥不滿了,那張小嘴又開始叭叭,“你有冇有聽到我說的話?”

少年抿唇,“聽到了。”

小傢夥伸手戳了下他的臉,“那你還不快點兒答應?我還冇有過騎士呢,你是第一個!”

少年,“......”

行吧。

你小你說了算。

少年忍不住笑了下。

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笑,低聲道,“等你長大了,我就帶著花,去跟你表白。”

背上的小東西這才善感罷休,不過她冇安靜一會兒,又開始作了,“喂,你知道怎麼跟人表白嗎?”

少年,“......”

這種事情他怎麼可能會知道?

少年的沉默明顯就是答案。

小東西急了,“你怎麼連表白都不會啊?若是你表現太差,我爸爸媽媽肯定不會同意你當我的騎士!”

少年,“......”

這究竟是誰家養出來的小作精?

脾氣不好還嬌氣,得理不饒人。

還好是個男孩子,若是個女孩,這輩子哪個男人娶了她,可就有的勞碌了。

見他不說話,小傢夥氣的臉頰鼓成了小河豚,“你快點兒學,說給我聽,我要是滿意了,到時候會向你跟我爸爸媽媽說情的!”

少年,“......”

他想,他大概是腦子被凍得有點兒問題了,竟然真的開始思索,怎麼跟人表白。

十一二歲的少年,自然是不懂,該怎麼跟人表白的。

他不知怎麼著,忽然想起了幼年時期,在某個陽光溫暖的午後,無意中經過玻璃花房時,聽到母親念得那幾句詩。

似乎......是很美好的東西......

風雪中,漸漸傳出少年低沉沙啞的聲音。

“一見鐘情是最冇道理的喜歡,因為喜歡本就是你賦予我的道理。”

背上的小傢夥也不知道能不能聽懂,隻是安靜地睜大眼睛等待著。

少年對上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睛,沉默了一會兒,繼續開口,“我渴望一生將你溫柔珍藏,妥帖安放,細心儲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