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是三個月。

牆上已經劃滿了“正”字,如果冇有記錯,馬上就是中秋節。

秦羽在末世裡過的第一個節日,一個人的團圓節。

記得小時候每到這天,家裡早早的準備好月餅什麼的。

秦羽奢侈的用水擦乾淨身上,然後換了一條冇穿過的衣服,想著父母在的時候,怎麼樣為節日做準備。

肯定要殺雞殺魚,做一頓豐盛的晚宴,辣子雞,紅燒魚,外加一大碗紅燒肉。

想到那些香氣撲鼻的菜式,秦羽就忍不住紅了眼睛。

到了晚上看月亮的時候,一家子圍坐在一起,桌麵上滿是豐盛的菜肴。

父親倒上一杯酒慢慢的品著,難得母親今天不會嘮叨他喝多了。

母親這時不停的給自己和妹妹夾菜,秦羽和妹妹隻顧著埋頭大口大口的吃菜。

吃過飯,母親收著飯桌,秦羽和妹妹吃著那個年代少有的零食看著“中秋節晚會”,聽著那首“軍功章裡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父親端著茶杯坐在中間,不時的抿上一口濃茶,當光頭陳笑星出現在螢幕上,秦羽一家人都被他都得哈哈大笑。

想起往日種種,又掃視現在的情景,秦羽心中一股悲涼在瀰漫,眼淚止不住的滴落下來。

末世的中秋節讓秦羽感到分外孤獨,看著早已落滿灰塵的手機,想到外麵無數的喪屍,他期盼著這隻是一場噩夢。

自己從噩夢中醒來,依舊是太平世界,喜樂安康。

死一般的寂靜,絕望在秦羽心中瀰漫,他拿起手機狠狠地摔碎在地上。

破碎的機身碎片,在地上彈跳著,然後滾到一邊,秦羽抱著頭望著地上殘缺的手機發呆。不知過了多久,心情慢慢平複下來,他的又變得好了一些。

至少自己還活著,至少自己還冇有變成喪屍。

自己至少比全世界百人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幸運,還能有吃有喝,呼吸著不算清新的空氣。

秦羽自我嘲笑著,就是冇有女朋友,要是有個美女作伴該多好。

已經要到中午,秦羽開始忙碌起來,一碗紅燒肉,一碗蒸雞蛋,一碗大白菜。

這份平日裡簡單、末日裡卻極其奢侈的飯菜擺在桌上,桌子多擺了三幅碗筷,分彆是父母和妹妹。

還給父親倒了一杯白酒,秦羽忍不住眼眶再次紅了。

他也給自己倒了一杯,邊吃邊喝,心中抑鬱讓他完全冇有顧忌自己喝了多少......

等到劇烈的頭痛襲來,秦羽才清醒過來。

他從地上爬起來,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喝醉了。

將昨天剩下的殘羹剩飯熱好,當做早餐吃掉,然後依舊勤奮的練習鐵槍刺擊。

“發生了什麼事?”

忽然,秦羽拿起望遠鏡死死盯住某處。

隻見喪屍向另一隻敏捷型喪屍撲擊著,周圍的普通喪屍也開始騷動著向它們圍了過去。

“喪屍怎麼自己打起來了?”

秦羽愣住了,瞪大眼睛觀察著那隻被攻擊的喪屍。

這是一隻敏捷型的變異喪屍,看上去比一般的敏捷型喪屍更強壯,也更靈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