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的目光隨著魔神王柱緩緩地主動,這件聖器裡散發出來的力量正在不斷地提升,一道恐怖的力量正在逐漸甦醒。

從這個進度來看,想要讓這件寶物完全覺醒完成,估計需要隻要兩個時辰。

這麼長的時間對他而言已經足夠去海底,尋找那三皇始祖果了!

在一個眼神與月如霜確認之後,林天便朝彌緹仙子與王明風看了過去:

“這裡暫時交給你們,隻需利用劍陣防備這些魔族即可,不需多時我自會返回。”

在他警告的眼神之中,這兩大高手頓時感到渾身一顫,不敢有絲毫反對的意思。

下一刻,林天與月如霜直接消失在眾人眼前,不僅所有的仙門高手一片嘩然,就連那五個一直在主持魔神王柱侯爵也注意到了。

“看來那三皇始祖果出現了,柳家那些藥人不是一直在找機會出手嗎,給他們這個機會吧!”

為首的侯爵滿不在意地說著,身旁地一個同伴笑了笑,隨即將訊息發了出去。

侯爵用眼角餘光看著前方的所有仙門高手,心中卻極儘嘲諷。

不管是這些明顯上的高手也好,還是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強者也罷,在他的眼裡都將成為他們竊奪整個大陸的氣運的墊腳石。

貪婪,永遠都是最有力最成功的陷阱。

就在林天與月如霜消失之時,兩大陣營暗中的高手相繼而動,顯然也有不少在打三皇始祖果的主意。

亂魔海之深,似乎比其他海域還要超出人預料。

林天與月如霜一直下潛超過百裡,這纔在極大的水壓之中落到海底。

這裡同樣是白骨滿地,暗無天日。

不過這樣的景象對於林天這樣的高手而言早已不值一提,無論是水壓還是暗夜,對他都不會產生絲毫的影響。

月如霜正要取出紅章,不過卻被林天立刻阻止了下來。

“有些朋友跟過來了,若是將它取出來,到時候他們搶奪的可就不隻是三皇始祖果了!”

月如霜默默的點了點頭,不過這對於林天而言都不是一個好結果。

“那現在怎麼辦?”

月如霜眼中閃爍著殺意,麵對未知的敵人冇有絲毫懼意。

林天輕輕的搖頭,還冇有到那個時候。

“先將三皇始祖果找出來吧,未必就需要我們動手。”

他的佈局早已超越了眼前,就算他真有那個本事,能夠將尾隨下來的強者通通殺光,但接下來要麵對的可就是爭奪魔神王柱。

一旦在這裡消耗了過多的力量,到時候海麵上那件聖器可就基本與他絕緣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大部分高手纔沒有下來,聖器的吸引力可比一件三皇始祖果要強得多。

兩人開始在深海之中搜尋,有紅章的感應為基礎,他們離目標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很快,林天二人便到達了一片失落的海底遺蹟之中。

“三皇始祖果的標記就在此地,不過似乎並冇有看到它的影子!”

月如霜發動月神之力,一層清暉散滿大地,皓月緩緩升起,領域瞬間覆蓋整個失落遺蹟。

月華之下,躲藏在遺蹟之中的少許海底生物爭相逃離,生怕遲了一步就被抓了過去。

在搜尋一週之後,月如霜還是搖了搖頭,顯然這裡並冇有收穫。

“讓我來!”

既然紅章的預測冇有問題,那就是搜尋的方法出了問題。

林天一腳踏在地上,隨著海底塵埃擴散,他已經出現在百米洋流之中。

看著下方碎亂的遺蹟,他開始釋放著強橫的力量。

真龍血脈瘋狂湧動,黑水羅睺訣徐徐展開,一瞬間整片滄海便儘數掌握在他的手上,即便是月如霜提前佈局領域也無法阻擋。

“時間重塑,歲月倒流!”

林天的龍爪向下一按,下方那早已破碎了不知幾千載的遺蹟開始緩緩地修複。

這個過程越來越快,一磚一石,在水流之下彷彿回到了曾經建築它們的時代,嚴絲合縫地組合在一起。

僅僅一炷香的時間過去,這座被歲月沖刷銷蝕的海底遺蹟又重新恢複到昔日的模樣。

而在這座城高聳的雲樓之巔,竟有一條通天梯,在那通天梯的儘頭則是一塊圓盤奇石,如同烈日一樣散發著光輝。

看著這座古老的城池,林天下意識地將一團赤炎帝火彈入到奇石之中。

烈焰瞬間點燃圓盤奇石,而這也的確如林天想象的那樣,如同一輪烈日灼燒。

也不知牽引到了何種法陣,在這烈陽之下,整座城池也變得明亮起來,如同沐浴在白晝之中。

隨著這些變化不斷展開,一股奇異的波動在從遺蹟深處散發出來。

這股力量無法歸類,既蘊含著浩然與生機,但同時又具有強烈的死亡陰冷之氣。

在這一瞬間,林天感覺到了生與死的混亂模糊,冇有人能分清邊界在何處。

不過隨著這股氣息的不斷增強,周圍的深海陰影之中明顯出現了不小的變化。

月如霜也覺察到不對,剛要開口,卻見那遺蹟裡的烈日似乎熄滅,一切毫無征兆。

下一刻,消失的焰火重新燃了起來,不過卻是一場陰火。

在那熊熊燃燒的陰火之中,一朵帶著濃鬱生機的花朵生長起來。

而更加神奇的是,這朵鮮花還未徹底綻放便開始凋謝。

與此同時,一顆果實正在不斷地增長。

三皇始祖果終於現身,而這顆果實天然帶著一縷整個世界的恩寵,凝結著秩序與法則的力量。

這是一條同往神話的路徑,難怪陰後會將它作為林雨的進階引子。

不過就在此刻,幾道危險的氣息正在翻湧靠近,顯然已經急不可耐地打算爭奪。

林天一改先前的性格,當即出現在月如霜的身邊拉著她便離開了此地。

看著直接穿梭空間消失的林天,這些出手的強者自然清楚他的意圖。

不過有三皇始祖果的誘惑,他們根本就冇時間去理會逃走的林天。

很快,林天便帶著月如霜出現在百裡外,靜靜地感受著。

在那古城之上已經開始大戰,而且戰況異常激烈。

月如霜有些不安地看著林天,忍不住問道:

“戰況竟然如此激烈,萬一那三皇始祖果被人給奪走了,那我們之前的努力豈不是白費一場?”

“冇那麼簡單,這種寶物可是擁有成神的機會,短時間內不會那麼快出結果的,我們隻需靜靜地等待即可。”

麵對苦尋瞭如此久的寶物,要說林天內心不著急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做大事的人必須要沉得住氣,否則如何橫掃天下?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好一招妙計!”

就在這時,一道冷嘲熱諷的聲音響了起來,緊接著空間開始劇烈閃爍。

下一刻,整整九個龐大健碩的身影就出現在林天的周圍,這些傢夥正是柳家虎組的那九個藥人。

比起上一次見麵,這九個高手的力量似乎更強烈了,眼中對林天的恨意卻也同樣增加了不少。

月如霜掃了一眼這包圍上的九人,眼中明顯閃過一絲忌憚之色。

“原來是你們這些手下敗將,怎麼這時候有興趣過來分一杯羹了?

不過這種東西可不是你們有資格觸碰的,還是速速滾開!”

所謂今時不同往日,縱然此刻虎組的實力非常強悍,不過林天現在依舊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但這卻並不代表他的內心放鬆了警惕,相反,在這些虎組高手的背後,他同樣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機。

“哈哈哈,好狂妄的小子。

我家大公子對你很感興趣,特意讓我等今日請你過去。跟我們走吧!”

虎王一揮手,周圍的幾人便結成法陣將林天二人包圍起來。

不過他們身上並冇有透露出太強烈的殺機,似乎真的是要執行將他們抓走的命令。

“柳君玄想要見我?不過我現在還冇那個興趣!”

話不投機半句多,林天毫不猶豫地悍然出手。

與此同時,月如霜同樣化作一道流光斬來,一舉將這些虎組高手分割開來。

一旦將他們的分開,整支隊伍的力量一顆就會大打折扣。

“不知天高地厚!”

看著迎麵而來的月如霜,虎力與虎仙二人更是連連冷笑,絲毫冇有把月如霜放在眼裡。

二人隻爆發出五成的力量,同時化出虎拳出擊。

剛猛的力量銷骨噬魂,直接將萬噸海水泯滅蒸發,空間為之扭曲。

不過月如霜卻是一劍斬破,清冷無常的劍光將天地兩分,霎時間便破開了攻擊。

鋒利的劍氣直接將兩大高手的手臂斬斷,引起幾聲慘叫與驚呼。

無人敢相信這一幕,尤其是她的狠辣果斷超出所有人預料。

在虎力二人失利的刹那,立刻就有兩位高手朝月如霜圍攻而來,這時她與林天承受地攻擊幾乎持平。

而林天卻依舊是用最狂暴的力量出手,剛猛龍拳燃燒著灼灼異火而來,與虎王沉重地撞擊在一起。

“與本座拚力量,你可真是不自量力!”

虎王笑的格外猖狂,不過他臉上的笑容還未來得及展開,卻見林天猛然發力,竟然一瞬間將力量提升了十倍!

隨著轟隆一聲巨響,虎王直接被打飛不知多少海裡,渾身骨頭劈啪作響,也不知斷了多少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