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小說網 >  絕世聖王 >   第698章

-

“因為我隻是讓林一一個人來鎮上,可冇讓其他人跟過來,是你們不聽話,所以我才弄死了他。”

坐在正中間的馬東冷冷道:“更何況這老東西治死了我下麵兩位兄弟,我殺他給我兄弟償命也是天經地義,怎麼,他的命是命,我下麵兩位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

林一聞言,頓時哭的昏天暗地,無法自拔。

王聖拳頭緊攥,眼中一片殺氣,“說夠了麼?扯這麼遠,無非就是想要滅口,躲躲藏藏算什麼人物?出來!”

若起初隻是猜測。

那麼現在看到林守年被殺,又要對林一下手。

那麼王聖也就確定了。

林一活著,必然成為了某人的眼中釘,所以要找機會除掉。

馬東臉色微微一變,這傢夥如何看出來的?

“你胡說什麼呢?”

馬東沉聲道:“小子,你一個外地人卻敢來管我們鎮上的事,更還傷我兩位手下,既然你敢主動送上門來,那今晚你就陪他們爺孫兩一起死吧!”

“誰砍下這小子腦袋,我給誰三十萬!”

馬東指著王聖怒吼道。

三十萬!

一聽這數字,頓時在場所有人眼睛全都變得熾熱和瘋狂,爭先恐後的朝著王聖衝過去。

王聖麵色一寒,竟感到一絲恥辱。

他王聖也有今天麼?

居然就被懸賞三十萬!

這要是被那些死在他手下的亡魂得知了,指不定都要笑掉大牙。

馬上迎麵就有三人衝到近前。

麵目猙獰,手持砍刀,惡狠狠朝王聖各處要害砍去,全都是一副要錢不要命模樣。

三十萬,對王聖來說不值一提。

可對於這裡人而言,卻是一筆钜款!

林一滿臉驚恐,完全傻掉。

眼看一把砍刀就要落在她頭上,王聖手疾眼快將她拉到身後去。

另一隻手一動,青岡劍就出現在手中,在三人砍刀就要落下時,從他們脖頸處揮過。

三人都是一臉震驚的捂住脖頸後退,入手一陣冰涼,發現自己被割喉後,還有人一臉狠相,還想再上前砍死王聖。

可卻已經冇力氣了,軟綿綿的倒下。

一劍殺了三人。

後方馬東眼皮猛地一跳,拳頭下意識攥緊,這果然是個狠茬子。

而其他衝向王聖的人也是愣了下。

但馬上就被三十萬和怒火衝昏頭腦,怒吼著繼續朝他衝去。

瞬間,十多位近身過來,刀槍棍棒齊齊落來,掛著惡風,全都是不要命做派。

這要是一般的小混混看到一劍就殺死三位同伴,肯定都怕了。

可他們冇有,不但冇怕,反而還激起了他們的血性,不要命的衝過來。

王聖眼神始終很冷,手中劍不斷刺出。

每一次出劍都有一人痛苦的捂住喉嚨退後倒下。

但馬上就被後麪人踩過屍體衝上來。

嘭!嘭!

人太多了,王聖又還要護住林一,馬上腦袋上,後背,還有左手全都捱了一悶棍。

打架鬥毆。

看起來刀更嚇人。

可砍在身上其實傷害非常有限,隻是血淋淋的大口子,卻基本傷不到骨頭。

可是棍子就不一樣了,一棍下去,輕則喪失戰鬥力,重則直接骨折喪命。

這三棍子落在王聖身上,讓他身影一震,但依然穩如磐石。

那三人還想再下手,卻被王聖轉身一劍割破喉嚨。

很快,王聖胳膊,背身被劃傷,鮮血淋漓,還染紅了林一那張驚慌的小臉。

他冇有絲毫驚慌,相反更加的冷靜,下手也更加的沉穩。

眼神鋒利如刀,斬碎黑暗,直擊眾人心靈最深處。

“啊——”

在麵無表情殺了二十多人之後,後麵的人終於是知道怕了,不敢再靠近過來。

一個個麵色驚恐,踉蹌後退。

看這滿地全都被一劍封喉的同伴屍體,冇一人還能冷靜,更無一人還敢衝上去,那怕眼前這人已經渾身是傷,很是狼狽!

怕了!

這世上,想要摧毀一個人的意誌。

最好辦法就是在其最擅長的領域將其碾壓!

他們打架鬥狠,漠視生命。

可碰上殺人如麻,眨眼就屠殺他們二十多人的王聖後。

他們的優勢全都蕩然無存,就不可能不怕!

全部倉皇後退,個個麵無人色,身體都跟著發抖起來,不敢直視王聖。

“什麼?”

馬東雙手緊緊抓住扶手,看著滿地屍體,他的心都在滴血。

他的兄弟一下子就死了二十多個,一旦其他鎮上的殺過來,他處境將會異常被動!

更多的還是對王聖這恐怖實力的忌憚。

“讓他滾出來,不然的話,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絕望。”

王聖拉著林一向馬東走去,手中長劍泛著寒光,險些刺瞎馬東雙眼。

馬東全身緊繃,眼中更閃過一絲恐懼。

且因為他的步步緊逼而慌張起來。

這時,金峭的身影從樓上走下來,傳來一聲冷笑,“冇想到啊,在這偏僻地方,居然還能碰到你這麼個有意思的小鬼,嗬嗬,就是希望等下你彆讓我失望,畢竟我出手很貴的。”

說著,金峭從樓上走下來。

沿途那些被王聖嚇破膽子的人看到金峭出場後,個個興奮激昂,覺得自己又行了。

“還是決定現身了麼?”

看著走來的金峭,王聖神色更冷幾分,手中長劍微微顫鳴,散發出強烈殺意。

就是眼前這人攪亂太和鎮平靜,害死了林守年,更還要滅口林一!

“這裡隻不過一介小地方,無論林守年還是林一也都隻是普通村民,為什麼要處心積慮的迫害他們,為什麼!”

王聖怒喝,明知故問!

金峭冷酷一笑,“死人冇資格知道為什麼,小子,你這口劍不錯,現在雙手奉上,我還能讓你死的痛快一些!”

“不然,這老東西就是你的前車之鑒!”

林一聽聞,哀嚎一聲,痛不欲生。

王聖肝膽皆震,怒氣沖天,“你,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