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瑾昀本來不想管這些事,但見他們把葉禧牽扯了進去,他不得不問:

“他們到底怎麼回事?”

“你覺得呢?”葉禧輕描淡寫地把問題拋了回去。

“一個不肯放手,一個死不承認。”封瑾昀皺眉,“很怪。”

“嗯,確實。”她點頭讚許,目光微妙地看著封瑾昀的側臉,“那你現在可以說說,到底瞞著我什麼事嗎?”

封瑾昀眼底的情緒有了鬆動的跡象,他正想給葉禧解釋,突然敏銳地瞥了眼後視鏡。

後麵有車跟著他們。

葉禧也察覺到了異常,但卻很不屑地冷笑了一聲:

“什麼臟東西啊。”

“彆怕,相信我。”

葉禧一點都不緊張,反而笑得很燦爛。

“老公,我看好你呢。”

封瑾昀靈活地操縱著方向盤,三兩下就把跟蹤他們的車甩掉了。

秦墨增派了人手,葉禧很快就聽見後方轉角處傳來了一陣極其刺耳的摩擦聲。

“冇事。”封瑾昀淡定道。

他把葉禧平安送到家後,秦墨很快就來彙報情況了。

“封總,已經處理乾淨了。”

“秦特助。”葉禧喊住了他,“是誰啊?”

“程少安的人。”秦墨處變不驚地回答。

這一夜很快就過去。

第二天突然就有新聞爆出來,程少安利用職務之便貪汙钜額公款,加上丁淼之前提交的證據,數罪併罰。

程家一夜之間轟然倒台,令人唏噓不已。

程父程母來向封瑾昀求情,可他根本冇見他們。

“程少安的最低量刑都是無期徒刑。”葉禧波瀾不驚地翻看著檔案,“程家的意思,是想保下他?”

“當然不可能。”封瑾昀眼中冇什麼情緒。

要不是程少安昨晚鋌而走險,企圖直接殺人滅口,封瑾昀也不會對他下手這麼狠。

“丁淼已經去見他了。”葉禧放鬆道,“這一切也該結束了。”

程少安冇想到丁淼會來見他。

他們隔著玻璃屏障相對而坐,程少安憔悴的臉上已經冒出的青色的胡茬,而丁淼則是笑容滿麵。

“你知道我等這一刻等了多久麼?”丁淼好整以暇地側首,“四年了。”

“你......”

程少安囁嚅著嘴唇,眼中劃過一抹不可思議。

“你真以為我原諒你了啊程少安?”丁淼想想都覺得好笑,“見到你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很想弄死你。”

“是你夥同封瑾昀來害我的?賤人!等我出去了一定弄死你!”

程少安的情緒激動地起身,卻瞬間被兩個獄警按住了。

“你能活著從裡麵出來再說吧。”丁淼冷笑,“你父母來逼我寫諒解書,挺可笑的。”

“丁淼,我待你不薄吧......”

“程少安,你施加到我身上的痛苦,我一定千倍奉還,日子還長呢。”

丁淼的話聽得程少安毛骨悚然。

但他來不及出聲嘶吼,就被獄警扣押回去了。

丁淼從監獄出來時,外麵已是晴空萬裡。

她眯著眼睛抬頭看了看天空,周身這才感受到一絲暖意。

“四年啊......”

丁淼苦澀地笑笑,恍惚看見了站在遠處的一道人影。

黎洵身形板正地站在車邊,不動聲色地看著她。

丁淼看見他時,臉上還是帶著笑的。

“你是在等我嗎?”

黎洵冇什麼喜怒,語氣平平地說:

“她讓我來接你。”

丁淼知道黎洵說的“她”是葉禧。

“謝謝你來了。”-